菜单

被观察的这些天,不出门就是最大的帮忙

2020年2月1日 - 王者体育直播
被观察的这些天,不出门就是最大的帮忙

新型肺炎疫情当前,1月19日,上海市卫健委发出通告,加强对可疑病例的筛查。1月24日,上海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。而此前,在社区街道中,摸排和居家隔离工作已经有序展开。1月26日,上海市卫健委主任邬惊雷表示,上海已对来沪重点人员完成集中隔离和居家隔离。

隔离病毒,不隔离爱。14天隔离期,适逢这个特殊的春节。专人送餐上门、收取垃圾、定时消毒、定时测温、多次联系……有着战胜疫情的共同愿景,在街道居委的关怀下,上海的居家隔离者感到安心慰藉。

一边是“有什么需求尽管提”,一边是“随便买点什么菜就好”;一边是“健康状况如何”,一边是“你们也要保护好自己”……来自于双方的关心和理解,体现了这座城市的温情。

以下是四位居家隔离人员的口述:

“我那时还不相信,居委一说我就相信了”

讲述人:朱女士 58岁 KTV保洁员

我们老家在湖北赤壁,我和儿子回去给我妈妈过生日。我们1月15号从赤壁回来,下午两点半到武汉换乘,三点多坐上动车,晚上九点多到虹桥。

16号我就去上班了。我在KTV做保洁员,每天晚上九点上班,早上六点下班。我记得我应该是上了两天班,那天具体几号记不清了,我早上下班以后,六点半去菜场买了点菜回来,回家洗好菜以后自己睡了一会儿。

刚睡不久,9点左右居委会打电话来,问:“你是湖北的吗?回去过吗?”我跟居委讲了以后,他说:“你要配合我们工作,不能出去上班了,要预防。”居委问我什么单位,我说,你跟我领导讲一下。居委后来马上跟单位讲了,当天KTV都停了,什么时候上班会通知我们。

之前儿子看到了疫情的新闻,不放心,让我别去上班了,我那时还不相信。现在居委一说我就相信了。

10点多,居委工作人员就带着菜来了,之前电话里还问我要什么。他们买了土豆、西红柿、豆角、香菇、鸡腿菇、还有两斤猪肉。

第二天早上起来,他们又问我需要什么菜。我说家里菜还有,怕麻烦他们,随便吃一点就行,再说从老家来的时候也带了点肉和鱼。他们又买了一点蔬菜和一斤五花肉,每天都有一样荤菜。菜就放在家门口,会打电话给我,我再开门拿,我们不直接接触,以防万一。第三天,我说想要一个开水瓶,我不小心把家里的开水瓶踢破了。

我很感激的。大过年的,人家家里都忙得不得了,还一天打几个电话问我们怎么样。

居委一天打三四个电话,每天问:“体温怎么样,吃得怎么样,缺不缺生活用品,尽管开口。”我们说:“好得很,你们放心,也保护好自己。”我们自己每天早上10点、下午6-7点各量一次体温,做了表格记录。有时候医护人员不放心,会上门。

每天的生活就是这样。在家没事洗个手,和亲人视频电话拜年。看看电视,每天关注病情,时间过得很快的。听听歌,烧个菜,慢慢吃、慢慢喝。我们娘俩在哪过年都是过,大年三十,看着新闻都没心情做事,视频里白衣天使辛苦得不得了。

除了不能出门,我感到就是和平时在家一样,很温暖。儿子心理状态也挺好的,他做健身教练,平时上班就是两点一线。唯一就是我晚上睡得不踏实。

以前下班觉得很累,现在想到那些无辜的人、在一线奋斗的人,让我休息我也睡不着。那句话怎么说的,天下有难,匹夫有责。我们不出门就行了,别添乱。希望这个疫情早点过去。

“好不容易有一个不被任何打扰的假期”

讲述人:顾先生 43岁 设计师

我是湖北赤壁市人,今年43岁,在上海工作。1月18日,我和太太、孩子从上海开车回老家过年。因为工作的原因,担心市区封城,会影响我的上班时间,所以于年初一上午我一个人先回到了上海。一进小区,就看到很明显的提示标语,从湖北武汉等重点地区来沪的要居家隔离,所以我就自觉在家呆着了。

隔离开始隔离后,社区居委会第一时间给了非常贴心的服务,告知我需要任何生活物资,都可以提前和她们讲。食物和外卖都是放在小区保安亭,由居委会的人帮忙去拿,再放我家门口,然后发微信通知我取用。垃圾也是,居委会通知了,每天下午三点让我把垃圾直接放门口,会有专人定点回收。

顾先生与居委会工作人员的聊天截图。 本文图片受访者供图

工作人员每天都很辛苦地跑上跑下,他们帮我买来了鸡蛋、面条、青菜、牛奶、苹果、橘子等,附近的菜场超市物资都紧张,能买到就很不错了。一日三餐包括其他物品,都是通过微信支付与居委对接,期间我想多给她们一点跑路费,她们都不要的。

家里有耳温枪,体温不是每天都测,因为身体状况没什么不好。隔离期间,在家上上网,偶尔和朋友约约网上游戏,也可以安心地做些平时没空做的工作。一切顺其自然,好不容易有一个不被任何打扰的假期。

当然,从来没一个人要单独呆这么久过,还是会有些不习惯的,但为了大局,我还是得这样,哪怕我知道我可能没什么潜在的感染。

作息就不太规律了,一般都是12点睡,睡到自然醒,饿了才吃饭。适当在家做些基础的俯卧撑、深蹲等运动。因为活动量少,感觉自己胖了些。关键是要自己动手做饭,正好学习下厨艺,也是一些基本的菜吧。昨天晚上叫了一次KFC,想换下口味。今天的烤箱把昨天点的外卖全加热烤焦了,又只能重新吃面条。

这几天,我在家每天刷手机关注疫情。印象最深的,就是全国上下的隔离措施特别棒,捐给武汉和湖北的钱和物,以及各地赶往武汉的医疗队,大家都积极应对,全国人民有了更好的凝聚力。但是特别揪心的,还是在武汉一线的医护人员和不能得到及时救治的病人。

我2003年在武汉读大学时也经历过非典,这次相比17年前,国内对于处置这种特殊突发事件的应急能力进步了太多。经历过两次这么大的疫情,我现在最想说的话是,没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,珍惜生活。

恢复正常工作后,我最想做的事是积极参与健身,也动员家人和员工积极健身。钟南山院士就是个典型的例子,84岁高龄的人还是那样坚持健身,并身体倍棒。

这次举国上下深入毛孔般的坚决隔离措施,我还是大大点赞的,虽然说每个人的活动范围被压缩了,但对于一个未知的病毒世界,是最好的防治。我居家隔离后,大家都相互理解,也第一时间提供各种生活上的便利和服务,为上海点赞。

“我心里是不好意思多麻烦居委的”

讲述人:余女士 44岁 高校职员

我是1月15号从武汉来到上海过年的,带着8岁的儿子。我父亲是上海人,母亲是武汉人,他们十几年前退休后,常居上海。

我回来的时候,武汉疫情还没有发展到后来那么严重。20号的时候,媒体报道武汉疫情爆发,我的心情大概就是:完全没有思想准备。

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,除了面对一直生活的城市爆发疫情的事实以外,还有面对这个气氛跟往年不太一样的春节。

疫情爆发后不久,北外滩街道唐山居委干部通知到我家里,家中有武汉回沪人员的话,全家人都需要居家隔离14天。

余女士与居委会工作人员对话

我母亲是党员,坚决服从居民区党总支的安排,从小受母亲的思想熏陶,我也明白疫情的严重性,我们自己也认为隔离是必要的,所以便乖乖在家里待着。

好在此前备的年货充足,唐山居委也非常关心我们,每天都和我们联系好几次,询问是否需要代买生活用品,关心我们的情绪。当我们叫盒马的外卖,居委干部也会帮我们从小区门口送到家门口。

居委的人让我们有需要尽管提,我心里是不好意思多麻烦他们的,尽量能不麻烦就不麻烦。他们春节每天都在上班,家家户户地排查和帮助。我们家里的垃圾每天分类好放在门口,都有专人帮我们扔掉。街道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每天也上门给我们全家量体温,随时关注我们的健康状况。

隔离观察记录表

好在一切都平稳,家人和我都没有什么异常。我本来也是一个内向的人,这个年对我来说没有太多的不同,和家人在一起平平淡淡地过。8岁的儿子在家里有时会耐不住,我告诉他,等到外面空气好了、环境好了,我们再出去玩呀。他也很理解,就在家里玩。

平时快节奏的生活突然放慢了脚步,我也因此难得有了追剧的时间,没事上上网、补补剧,也有平淡的满足。

什么时候能回武汉还不清楚,等待政府部门的通知,希望疫情能够尽快平息。

“12月份准备考研,每天的状态就是学习”

讲述人:小明 20岁 大学生

我今年20岁,在武汉大学念书,学校1月初放寒假后,1月15日坐火车回到上海的家里。

作为一个在疫情爆发阶段在武汉的人,回来隔离14天排除隐患挺好的。关键我那班火车上同一节车厢当时就有感染者(确诊病例),没记错的话是6号车厢,现在想想还挺险的,还好我一直戴着口罩。这些情况我事先不知情,是虹桥镇政府的人打电话来询问我情况时告诉我的。

小明向工组人员汇报体温。

虹桥镇政府想得非常周到,送给我两个医用口罩,好多消毒片还有一只体温计。本来应该早上和中午各测一次体温,但我有时候早上没起来,两次变成一次了。体温量下来,基本上是36.7℃、36.8℃,体温一直正常。

最关键的一点,隔离期间一日三餐都有人送,我感觉待遇不错。

开始隔离以后,每天的状态就是学习,因为今年12月份准备考研,所以寒假里要先学起来,主要是背单词和高数。

每天的生活作息时间倒不规律,打发时间的话,我打植物大战僵尸,很好玩。印象最深的,还是每天居委会的叔叔阿姨热心地帮我送来一日三餐。早餐有一盒饭、一鸡蛋(咸鸭蛋)、肉包子等,午饭、晚饭都是一饭一汤一荤一素。

1月29日是我居家隔离的最后一天,之后就可以恢复自由身了。

隔离以后,小明每天的状态就是学习。